第2847章 风雨之前(1 / 1)

美漫丧钟 混沌文工团 3393 字 1个月前

只听到黑暗中传来叮铃哐啷的一阵响动,接着又是小丑的哈哈大笑,很快,一个耳朵尖尖的身影伴随着着沉重的脚步声出现了。

小丑穿上了蝙蝠侠留下的战甲,而且还是那套地狱蝙蝠。

只不过此时这套战甲也被小丑加工了一番,原本是黑色的底色,搭配上红色的目镜和胸前蝙蝠标志,但现在小丑把它重新涂装了,换成了荧光紫,胸前的蝙蝠标志也被画成了大笑的红唇。

现在,它应该叫‘地狱小丑’战衣了。

“他做事还真是不留余地,连这个玩具的权限都给你了啊?”苏明打量了一下换完衣服在面前走模特步的疯子,有点感慨地摇摇头。

“哦?有什么说法?”小丑的声音变得也像是蝙蝠侠了。

可是丧钟只是微微一笑,向着溶洞上方飞去:“说出来就不好玩了,留给你自己猜吧。”

蝙蝠侠放弃了自己的祖宅,放弃了所有的道具和武力,就像是在等死一样,也许随便一个街头混混都可能杀了他。

只因为他也给小丑准备了一个最后的玩笑。

两人都是疯子,小丑经常说,是他成就了蝙蝠侠。

但实际上前者对于后者的依赖更深,他把蝙蝠侠当作了自己存在的意义,只因为其他人都不配玩他准备的游戏。

就像刚才的游园会里,小丑一直都是亲自上手,根本没有给水管工摸到游戏道具的机会。

在苏明知道的一些世界里,无限地球时期吧,不少地球上的蝙蝠侠因为种种原因死去,那对应的小丑直接就退休了,因为不会再有人能懂他的笑话。

退休的小丑们都会直接变成正常人格,毫无阻碍地融入社会,有的会去做喜剧演员,有的会去保险公司上班,有的则去车辆管理局发放驾照等等......

就像是哥谭的犯罪王子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。

如今看来,地球12的那个老蝙蝠侠倒是很会玩,他准备的计划是通过自己的死来‘消灭’小丑,留给后人们一个不再那么混乱的哥谭。

他认为不管是什么人杀了蝙蝠侠,那小丑都会心灰意冷地退休,他把自己和小丑那复杂的感情联系当作了最后的武器。

只不过,从未来的结果来看,他的计划应该是失败了。

老蝙蝠侠没死成,小丑在最终玩笑中假死脱身,而哥谭人都疯了,城市变成了小丑之城。

因为老蝙蝠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是有纰漏的,他就算真死了,也只能阻止‘他自己的小丑’,而小丑是一种疯狂的精神,精神是不死且具有共通性的,总会有更多类似小丑的家伙冒出来。

地球0就曾经出过无数小丑的模仿者,传奇犯罪分子从来不缺信徒。

‘笑面人’,‘丑角’,‘弄臣’,‘愚者’等等,类似妆容的人层出不穷,叫什么代号的都有,甚至可以不用给自己起代号,只需要把脸涂白,画上大大的笑容然后去街上走一走,人人都会高呼他的名号。

小丑。

“我有点改主意了,你好像不是丧钟,而是谜语人。”穿着地狱小丑战甲的疯子也跟了上来,虽然飞行起来跌跌撞撞,像是弹珠台里的小球一样把周围的石笋碰得七零八落,但他自己高兴就好:“真是让人厌烦啊,为什么人要长大脑这种器官呢?如果只想笑的话,其实不需要脑子吧?”

蝙蝠洞里还是那模样,就像是马戏团餐厅等人来开饭的状态,只不过黑灯降临的话,外面的情况不知道如何了。

但已知哥谭市内能和危机能量能挂钩的东西,全部都在丧钟手里,只要盯着小丑别乱跑,帝君就必须来和自己面对面撞一撞。

“只想要笑容的话,确实不用大脑,只需要有个带脑子的人帮着画上去就行了。”苏明走向蝙蝠电梯,准备回到大宅里看看,顺手抓着小丑也跟上:“说起笑容,我就想起了鬣狗,你最近还见过哈莉吗?”

“哦,哈莉·奎茵,我好像都几十年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,在我们互相尝试杀死对方没有结果后,她就和毒藤女一起去希腊结婚了,也许现在已经老死在他乡了吧?哈哈哈......”

小丑想要抓自己的头发,但是因为戴着蝙蝠头盔,他抓不到头上的绿毛。

蝙蝠电梯里被加装了许许多多的彩灯,地狱小丑战甲那荧光紫的外壳上反射着五颜六色的光,简直就像是闪耀的灯球一样。

从电梯进入书房,这里的古典名著都被小丑烧了,此时只剩下家具的残骸,还有墙壁上被烟熏黑的红色笑脸。

再从书房下楼,躲开穿过房屋的过山车轨道,回到客厅,向外面看去。

嘉年华一切照旧,就算是之前那个被笑气杀死的棉花糖摊主的尸体,也还是静静地躺在那里,没有任何反应。

“这大概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了,帝君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,暂时避免了这里有丧尸来打扰他办事,准备好。”苏明无声地通过绞杀给影子里躲藏的萝瑞下命令。

女孩在丧钟和小丑交流的时候一直都在沉默中,不知道是在学习,还是对于两个疯子的沟通无语。

但现在她还是很快给出了回复:“我知道的,当你说动手的时候,我就会通过敌人身后的影子伏击他。”

“不需要进行危险动作,只需要把这个,丢在他的鞋上。”

苏明从腰包中取出一粒仿佛灰尘般的东西,丢进了自己的影子里。

通过萝瑞的超人视力,她能看出这粒灰尘居然是个微型机器人,一个全身包裹铁甲,还穿着绿色连帽斗篷的机器人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她小心地用阴影托着这粒灰尘,连无声交流都变得轻柔了,仿佛担心将其吹跑。

“微型杜姆机器人,我一个朋友在负空间里制作的产品,它手里还有我用皮姆粒子缩小到量子级别的蜘蛛图腾......好吧,说这么多你也没有相应的认知可能,你只要知道这是一个超越时空的定位装置就行了,定位手段是通过‘命运的丝线’。”